Descargitas

来自中国的最新突发新闻。

CIPCC为全球记者举办中国传媒业讲座

CIPCC为全球记者举办中国传媒业讲座

北京中国国际新闻传播中心(CIPCC)为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举办了题为“从PGC到AIGC:中国媒体行业技术驱动的内容生产的演变及其社会影响”的讲座。

De Jong教授的讲座回顾了中国技术发展和社会背景下专业生成内容、用户生成内容和人工智能内容的发展。 它还探讨了新媒体在中国的社会政治影响。

张迪教授任教于中国人民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 他在雪城大学 SI Newhouse 公共传播学院获得大众传播博士学位。 她的研究重点是公共关系、健康传播和国际传播。 在从事学术工作之前,他曾在《中国日报》商务台工作,并担任中央电视台英语频道记者。

张德教授在讲座一开始对中国媒体格局进行了简要概述:

– 传统媒体

– 国家控制的媒体:历史上,中国媒体主要是国家控制的,中央电视台、人民日报和新华社在传播信息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 现在,更重要的是。

– 印刷媒体:随着数字媒体的出现,报纸和杂志的读者数量有所下降,但仍然具有文化和政治重要性。

– 广播媒体:国家和地区广播电视网络对于新闻和娱乐非常重要,一些受欢迎的节目和戏剧获得国际认可。

– 数字媒体

– 在线新闻网站:新浪、腾讯和搜狐等网站已变得很突出,提供传统新闻来源和用户生成内容的结合。

– 社交媒体平台:微信、微博、抖音已成为沟通、信息共享和内容创作的重要平台,改变了人们交流和消费内容的方式。

– 视频流媒体平台: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等网站提供专业制作的内容、用户生成的内容和授权的外国内容的组合,塑造了中国的娱乐格局。

– 不断变化的媒体格局

– 商业化:媒体格局不断演变,越来越注重盈利能力和广告收入,推动平台和内容创作者之间的竞争。

– 技术融合:人工智能、大数据和5G等技术发展改变了中国内容的生产、分发和消费方式。

– 全球化:通过内容出口和平台扩张,中国媒体的影响力不断增强,使中国成为全球媒体行业的主要参与者。

——但不像韩国流行音乐那样全球化

随后,教授提出了PGC(教授生成内容)在中国的兴起问题,并就PGC的特点和商业模式进行了阐述。

– 内容质量:PGC 通常包括由各自领域的专业人士或组织创建的高质量、制作精良的内容。

– 盈利策略:PGC 创作者通常依靠广告、订阅或合作伙伴关系从其内容中获取收入。

– 目标受众:PGC 提供特定的目标受众,通常按人口统计、兴趣或内容偏好进行细分,并实现有效的货币化和受众参与。

– 平台依赖:PGC创作者通常依赖数字平台进行内容分发和可见性,导致内容创作者和平台之间形成共生关系。

他列举了中国 PGC 的著名例子:

– 爱奇艺、优酷和腾讯视频:这些视频流媒体平台提供授权和原创 PGC 的组合,包括电影、电视节目和综艺节目,在中国娱乐业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 财新和财经:这是组成PGC的中国财经新闻机构的两个例子,提供有关经济和金融主题的深入报道和分析。

De Jong教授还解释了社交媒体平台及其在推广UGC(用户生成内容)方面的作用。

如下。

– 内容创作民主化:社交媒体平台使用户能够创建和分享自己的内容,打破创作者和消费者之间的障碍。

– 病毒式传播和分享:社交媒体平台促进UGC的快速传播,使内容能够病毒式传播并覆盖更广泛的受众。

– 平台功能:许多平台提供内置的内容创建工具,例如滤镜、效果和编辑功能,使用户可以轻松创建引人入胜的内容。

– 社区建设:社交媒体平台培育志同道合的个人社区,为用户提供归属感并鼓励内容的创建和分享。

中国 UGC 增长的主要驱动力包括:

– 提高互联网渗透率:智能手机的广泛采用和互联网接入的改善使更多的人能够在线访问和创建内容。

– 文化变革:社会价值观的改变和对自我表达的日益重视鼓励用户分享他们的想法、经验和创作意图。

– 货币化机会:通过广告、赞助内容或平台奖励从 UGC 中产生收入的潜力吸引了许多有抱负的内容创作者。

– 政府支持:中国政府鼓励数字经济发展,鼓励国内创新,间接支持UGC平台的发展。

在演讲的其他部分,张德教授在报告的第二部分解释了中国社会如何塑造中国的社交媒体,以及新媒体如何影响社会。

值得注意的是,中国国际新闻传播中心周日上午在北京为多名外国记者举办了此次讲座。

中国公共外交协会旗下的中国国际政治协商委员会启动了一个项目,旨在为世界各国特别是发展中国家搭建监测中国、研究中国发展的平台。

由于 Covid-19 大流行,该旨在媒体交流的项目于 2020 年和 2021 年暂停。

在每一期节目中,来自世界各地的记者齐聚一堂,了解现代中国并分享他们在新闻领域的经验。

2024 年的该活动计划于 2 月底至 6 月底举行,将有来自 90 多个国家的 100 多名记者参加。

马赫纳兹·阿卜迪摄

READ  五角大楼负责人警告说,美国在对抗超级大国方面面临关键时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