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argitas

来自中国的最新突发新闻。

中国的青年失业危机导致千禧一代逃离城市,前往乡村务农生活

龚成阳在杭州的一家科技公司工作,年薪为 20 万元人民币(合 28,000 美元),该公司在新冠疫情期间被关闭。 他现在在浙江省农村种植草莓,40% 的收成因病害被毁,预计也会损失同样数量的草莓。

这位 30 岁的年轻人在他的财经博客创业失败后决定搬到乡村,并对水果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博主们向康承诺天使投资,他希望改变 20 种水果的口味、质量和价格。 康决心要实现这个想法,但他却与孤立感作斗争,尤其是当他的父母对他的决定感到失望时。

“我父亲的家人一生都是农民,”康说。 “他们的愿望之一就是让孩子过上不一样的生活,他们想知道如果我回去务农,为​​什么这些年还要送我上学。”

几十年来,像孔的父母这样的人搬到中国城市工作,推动了国家的快速崛起。 但随着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放缓,年轻人首当其冲地受到失业危机的影响,导致五分之一的人失业。 那些投资孩子接受大学教育并承诺过上中产阶级生活的家庭现在却发现自己的希望越来越渺茫。 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均在2022年出现了首次有记录的人口下降。

“2014年我毕业的时候,即使是像我这样没有经验的普通学生也能得到很多offer,并在一家好公司找到工作,”康说。 “这是时间赋予我的东西,现在是难以想象的。”

中国农村如今已成为年轻人的天堂。 习近平主席多年来一直鼓励年轻人帮助“乡村振兴”,近几个月来加大了这样的号召,广东省于5月公布了一项试点计划,计划到2025年将30万名毕业生下乡。 优惠包括两项。 -年度公务员安置、农业培训和孵化器计划,以帮助发展商业创意。

北京人民大学副校长、民政部顾问杜鹏在今年早些时候的一次研讨会上表示,“我们明白,年轻人是一个家庭最大的投资。 “抚养一个年轻人需要20年甚至更长的时间,所以他们的工作直接影响到整个家庭。这就是为什么政府更加关注年轻人的就业,”他说。

但鉴于经济挑战的规模,关注农村就业不太可能改善中国年轻人的困境。 彭博经济研究预计,新冠大流行后十年的 GDP 增长率将从前十年的 8% 减半至 4%。 房价下跌使家庭对自己的未来充满不确定性,信心下降使外国直接投资降至历史低点。

技术创新驱使毕业生离开发达城市,进一步削弱经济增长,而缓慢的城市化则减少了对新住房的需求,而新住房是经济的关键贡献者。

去年,针对新冠疫情封锁的罕见街头抗议活动之后,一些人将吉的农村运动视为一项政治举措,旨在平息青少年仇恨再次公开爆发的可能性。 香港理工大学社会学副教授陈珍妮表示,让年轻人远离城市中心可能会分散这种风险,但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经济问题。

他说:“它推迟了青年失业危机的发生,但从结构上讲,你并没有试图改善经济势头。”他补充说,政府可以通过开放经济和鼓励私营部门来取得更多成果。 “政府正在努力争取时间。”

重返农村的想法常常与毛泽东在 20 世纪 60 年代的社会实验联系在一起,当时他将数百万城市青年下乡。 习近平自豪地描述了自己在中国北方的七年“派遣青年”生活,他在2002年的一篇文章中写道,“当我22岁时离开时,我已经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充满了希望。”官方媒体大力宣传近年来,习近平向基层青年伸出援手,号召“吃苦”。

现在的年轻人并不像施先生那样乐观地对待自己的乡村。 许多人认为他们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与自己技能不匹配的工作。 曾经吸引大量毕业生的技术和教育等行业比其他行业更容易受到政策变化的影响,这意味着更多的人转向政府工作。

24岁的心理学毕业生陈平在一所乡村学校担任辅导员志愿者。 虽然这个计划意味着公务员和研究生考试的加分,但他每月的津贴只有2300元。 尽管陈对工作充满热情,但她总是对接下来的事情感到焦虑。

“每当我对下一步感到焦虑和悲伤时,我都会对自己说:让我们躺下来专注于工作吧,”陈在谈到青年社区退出激烈竞争的运动时说道。

哈佛大学社会学教授李亚文表示:“年轻人能否从临时政府工作中获得宝贵的劳动力市场技能值得怀疑。”

广东的举措之一是将农村就业视为权宜之计,而不是其本身的有利可图的商机。 2022年启动的“村长”计划提供为期一个月的乡村创业培训等岗位。

20岁的张破外在大学期间就加入了该项目。 他获得了10万元的政府补助,现在带领40人的团队开发新型土壤处理产品,以提高果农的产量。

“早些时候,政府鼓励农民进城买房,牺牲了农村发展,”他说。 “现在,农民应该获得一些好处。”

21岁的广东工商管理专业学生钟春雨表示,在见到一位村领导后,他受到了在农村地区开展项目的启发,这位村领导通过将樱桃番茄引入农村地区,使村民的收入翻了一番。 她正在努力将当地的手工艺品推向市场,但她担心大学毕业后资金和人才是否还能继续下去,因为她的许多同学都被志愿者项目所吸引,因为这些项目可以为研究生申请加分。

归根结底,生活在农村对许多中国年轻人来说是一种权衡——农村工作报酬很低,但提供稳定和其他好处,如免费住宿和食物。 慢速对某些人来说是一个好处。

24岁的王世豪表示,当他把2000元的工资花在食物和房租上时,他感觉比住在城市、在广东农村的政府财务办公室工作更幸福。 。

“在广州,很多事情似乎遥不可及,”王说。 “房价和日常开支让我感觉喘不过气来。”

READ  印度人民党称拉胡尔说中国和巴基斯坦; 试图把他赶出国会:印度论坛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