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argitas

来自中国的最新突发新闻。

中国歌手用声音和画笔创造美丽的艺术品

中国顶级歌剧演员之一的何晖将于12月5日登上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舞台,与上海歌剧院管弦乐团合作演出。

这将是这位 49 岁的女高音首次出现在艺术中心。 她带来了威尔第和普契尼的一些经典曲调,以及两首中国歌曲。

陕西人,1998年毕业于西安音乐学院,同年在上海大剧院首演威尔第《阿依达》一角。

发球台

2000年,她在国际普拉西多·多明戈歌剧比赛中获得二等奖,次年与多明戈一起在上海大剧院演出。 2002 年,她首次亮相国际舞台,在意大利的帕尔马雷焦剧院演唱普契尼的《托斯卡》中的主角。

何慧是唯一一位在米兰斯卡拉歌剧院扮演托斯卡、蝴蝶夫人和阿依达三个角色的中国艺术家。 她还曾在纽约大都会歌剧院、维也纳国家歌剧院、芝加哥歌剧院、维罗纳竞技场、柏林德意志歌剧院和巴黎歌剧院演出。

她最后一次出现在上海舞台上是在九月的上海大剧院开幕晚会上,表演了流行的双人短歌剧《乡村骑士》和《巴利亚奇》。

上个月,何慧在德国汉堡国家歌剧院完成了她的《托斯卡》第100场演出。 作为一名自我强加的歌手,在 COVID-19 大流行之前,她每年在世界各地举办 40 到 45 场演出。

疫情对她的日程安排产生了重大影响,但也让她有难得的机会放慢日常生活节奏,腾出时间从事其他娱乐活动,例如绘画。

经过一年的学习,她的一幅以普契尼的《托斯卡》的歌曲命名的画作“Recondita armonia”在意大利但丁·阿利吉耶里绘画比赛中获奖。 她的作品随后应意大利画廊 AVA 的邀请在迪拜展出。

中国歌手用声音和画笔创造美丽的艺术品

发球台

何晖的《Recondita armonia》在但丁·阿利吉耶里的意大利绘画比赛中获奖。

问:绘画与歌剧演唱相比如何?

A:我有一个关于绘画的长期梦想。 疫情开始时,我被关在意大利的家里三个半月,这期间我终于有机会拿起画笔。

绘画是一个非常平静的过程,而唱歌会移动你的整个身体。 两者都是关于表达情感和想象力。 他们是一个很好的组合。

在我 20 年的歌剧生涯中,我已经接近世界上一些最好的艺术。 歌剧是综合性的艺术形式,包括文学、编舞、灯光、服装和舞蹈。 我的许多画作都受到我的歌唱生活的启发。

问:你刚刚完成了在德国的演出。 欧洲的表演艺术产业如何复苏?

答:德国和欧洲的报价正在逐步恢复正常。 柏林和慕尼黑的一些演出的上座率达到了 100%。

大流行为我们这个时代创造了一个转折点。 每个人都对自己的生活和事业想了很多。 整个艺术行业也经历了重新洗牌。 新订单正在建设中。

中国歌手用声音和画笔创造美丽的艺术品

发球台

黑灰在意大利演出后即将回家。

Q:您是如何选择上海东方艺术中心的音乐会节目的? 他们难吗?

A:我从我在国内外演奏过的曲目中选择了最好的旋律。 有些是当地观众熟悉的,有些则不是,但我觉得它们非常漂亮。

我认为自己是歌剧艺术的出版商,并且发现展示歌剧的多样性很有用。 在选择节目时,我并不总是选择流行曲目,我会选择更具挑战性的曲目来展示我的声音。

节目涵盖花腔、抒情和戏剧。 挑战在于如何在不同技能之间切换并修改声形。 我想自己享受音乐会,但同时也要与观众建立情感联系。

问:节目中有两首中文歌曲。 它与西方古典歌剧旋律有何不同?

A:不同的作曲家有着不同的文化背景,产生了不同的创作。 中国古代诗歌之美,在垂泪鱼鹰中尽显。 与外向多愁善感的西洋歌剧相比,中国歌曲充满了内敛的情怀。

歌曲《帕米尔,我美丽的城市》是一首营造节日气氛的欢快歌曲。 派对不必很沉重。 有时必须包括轻型部件; 就像绘画一样——我选择颜色并精心安排它们,以创造我希望成为美丽和鼓舞人心的艺术品。

中国歌手用声音和画笔创造美丽的艺术品

发球台

他在普契尼的经典歌剧《图兰朵》中担任主角。

演奏会

Franz von Sobe:“轻骑兵”简介

普契尼:《Manon Lescaut》中的“孤独,蕾丝,Mégrément”

Ruggiero Leoncavallo:“Pagliacci”中的“我的外表有什么火焰”

普契尼:《曼侬·莱斯科》中的间奏曲

普契尼:“我为艺术而生,我为爱而生”来自《托斯卡》

翁贝托·乔尔达诺:《安德烈·奇尼尔》中的“死去的母亲”

威尔第:《命运的力量》中的交响曲

威尔第:《西西里晚祷》中的《亲爱的朋友们》

普契尼:《图兰朵》中的《在这座宫殿》

César Frank:“Psyche, M. 47”中的“Psyche and Eros”

赵继平:《哭泣的鱼鹰》

曲丛、郑秋峰:《帕米尔,我的家乡好美》

READ  30 岁的丽塔·奥拉 (Rita Ora) 终于打破了对新恋情的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