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scargitas

来自中国的最新突发新闻。

中国年轻人上班穿“丑衣服”

中国年轻人上班穿“丑衣服”

12月天气转冷,Cindy Loh开始在办公室穿单薄的睡衣,套上连帽衫。 穿着舒适的睡衣上班已经成为一种习惯,很快她就不再穿配套的上衣和下装,而是选择了更舒服的。

几个月后,她在“工作中的丑闻时尚”帖子中发布了自己的照片,该帖子在中国类似 Instagram 的应用程序小红书上疯传。 她是中国数以万计的年轻工人之一,他们自豪地发布了自己穿着内衣、运动裤和凉鞋和袜子出现在办公室的照片。 对于大多数中国职场来说,刚起床的造型显得极其随意。

“我只想穿自己喜欢的衣服,”30 岁的湖北省武汉市室内设计师卢女士说。 “我觉得花​​钱穿工作服不值得,因为我只是坐在那里。”

对合身工作服的期望面临挑战,反映出中国年轻人对过去几十年来充满雄心和奋斗的生活越来越厌恶。 随着国家经济增长放缓和有希望的机会减少,许多年轻人转而选择“悠闲”,这是一种反文化的方式,以寻求轻松、简单的生活。 现在,即使是那些有稳定工作的人也在悄悄抗议。

当一位名为“Kendou S-”的用户发布这件故意褪色的衣服后,它成为了社交媒体运动。 视频 上个月,抖音(TikTok 的中国兄弟服务)上线了。 她展示了自己的工作装:蓬松的棕色毛衣裙搭配格子睡裤,搭配浅粉色夹克和毛皮拖鞋。

她在视频中表示,工作主管多次告诉她,她的衣服“恶心”,她需要穿得更好“以维护公司形象”。

视频上线了。 该视频已获得超过 735,000 个点赞,并被分享 140 万次。 “工作中可耻的时尚”标签在多个中国社交媒体平台上传播,引发了一场谁的工作服最恶心的竞赛。 在微博(中国版的X)上,这个话题产生了数亿浏览量,并引发了关于当今年轻人不愿着装上班的原因的更广泛讨论。

“这是时代的进步,”北京心理学家肖小平说。 她说,年轻人在比前几代人相对更加包容的环境中长大,学会了把自己的感受放在第一位。

肖先生说,这些衣服可能是一种负责任的抗议形式,因为人们仍在做自己的工作。 这也是各国在达到更高繁荣水平时如何重新评估价值观和优先事项的标志。

执政的共产党的主要报纸《人民日报》批评年轻人“撒谎”。 在 2022 年社论中他勉励他们继续努力。 此后,她响应了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建议,敦促年轻人“吃苦”,这是一个口语表达,意思是吃苦。

但《人民日报》没有谴责中国年轻人所谓的工作中的“丑陋”行为。 帖子说 这种趋势是一种自嘲,只要员工着装得体、工作行为良好,“不必过分夸大为原则问题”。

大流行期间在家工作改变了世界各地的工作场所动态。 在美国,许多公司都面临着返回办公室的阻力,并且每周通勤五天对于许多公司来说不再是理所当然的。 在中国严格的冠状病毒限制下生活了三年后,中国员工不介意去办公室——但许多人希望按照自己的条件并穿着舒适的衣服去办公室。

对“工作场所着装丑闻”帖子的大部分回复来自女性。 在中国,和世界上许多地方一样,女性在办公室着装方面有着更高的标准,而男性着装往往需要较少的考虑。 对于几乎全是男性的中国共产党高级官员来说,选择穿什么很简单——“办公室和办公室风格”。 这是典型的中层官员温文尔雅、谦虚的外表,是习近平喜欢的风格。

32岁的杭州一家美容诊所翻译乔安娜·陈(Joanna Chen)的一位同事在社交媒体上发布了她的衣柜照片,并配文:“猜猜你的经理要花多长时间才能和她说话?” (陈女士的同事获得了她的许可发布这些照片。)

陈女士身穿黄色连帽外套,戴着白色针织帽遮住耳朵。 她的手臂上戴着不相配的蓝色和米色袖套,上面饰有奶牛。 她穿着黑色裤子、粉色和蓝色格子袜子以及毛皮乐福鞋。

陈女士说,她意识到这套衣服(她平常的办公室着装)不太优雅,但她并不在意,因为它很舒服。 袖套是她祖母做的。 这件夹克是她母亲的,而这顶帽子以前是她儿子的。

她说她的老板曾经要求她穿得更性感去上班,但她无视了他的要求。 此外,我第一次开始拒绝自己不想做的工作任务。

经过多年意想不到的封锁、隔离和对大流行期间感染疾病的恐惧,陈女士说,她现在想要的就是拥有稳定的工作和平静的生活。 她并不担心升职或出人头地。

“每天保持快乐就好,不要强迫自己,”她说。

对于在上海一家服装公司从事电子商务销售的 36 岁的杰西卡·江来说,她“恶心”的外表更多与她凌乱的头发和缺乏化妆有关。

姜女士说,由于通勤时间长达一个小时,她早上没有足够的时间做好准备。 她说她是通过随意扔衣服来穿衣服的。 有一天,结果是一件夹克太短,无法遮盖她的保暖背心。

“大家都专注于自己的工作,没有人关心穿得漂亮,”姜女士说。 “完成工作就足够了。”

但东部城市芜湖 30 岁的银行员工露露·梅 (Lulu Mei) 表示,她每天必须穿制服:深蓝色夹克、配套裤子和浅色系扣衬衫。 她说,如果没有这个要求,她最终也可能不再穿着得体,因为“所有的工作都很累人”。

卢女士是一名室内设计师,她上班时穿着薄薄的睡衣,她说有时候她会穿得比较传统,比如下班后和朋友出去玩,或者当她的睡衣放在洗衣房里时。 她热爱时尚。 工作时,她听巴黎时装周香奈儿最新时装秀的音乐。

三年前她进公司时,为了显得成熟,她穿了大衣,并在前一天晚上就准备好了衣服。 随着时间的推移,我厌倦了这种做法,并开始质疑这种做法。

“我感觉我不知道该穿什么,”罗女士说。 “我只是想按照自己的方式生活一点。”

READ  星巴克首席执行官凯文约翰逊谈中国销售疲软的原因